瞎眼今得看見

以下是這篇文章的譯者「惡德神父伊奧尼」的譯後感。

譯者後記﹕

 大家好,我是惡德神父。

這篇《Tom Brown的故事》雖然是發生在二十多年前,但這卻可算是逃離UBF 的眾多弟兄的「初階讀本」,是眾多關於UBF不當之行的文章中最應讀的其中一篇。另外,由於UBF的保守作風的關係,二十年前所行的,今天依然會發生。

 回想起三年前我在大學一年級時曾加入了大學生研經宣教會(University Bible Fellowship,簡稱UBF),為期共數個月(這比起其他逃出來的人,算是極為幸運的)。在香港的UBF中,我沒有經歷什麼危險的事,但我卻知道一所教會是不應用高壓的手段去控制信徒的。而且,他們「認為談戀愛是情慾的罪」是我絕不能應同的(雖然我較喜歡獨身。)。之後,我在網上找到了不少有關這教會行事上不當之處的文件。最後,我在爭吵聲中離開了UBF,被他們認為是「摧毀他人信心的人」、「絆倒別人的」、「蛇的後裔」。雖然這段旅程中有傷害,我想信我在當中得到了一些一般弟兄所沒有的經驗。而這經驗對我而言是我的勳章,並是有助於叫別人免於走入這有爭議的團體中。在我參加UBF的「一對一查經」前,我曾找過一個學員傳道會的學生同工,問這個團體有沒有問題。當時他說「沒有」,於是我繼續參加UBF。一次UBF的查經營是在浸會園舉行。這令我產生了錯覺,以為UBF是沒有問題的教會。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香港的基督教界對UBF有較多的認識、掌握更多的資料的話,我應不會在這教會花了數個月時間吧?不會有人在當中白費光陰和精力吧?

 最後,我呼籲各位在UBF中逃出來的人,你們心中或許帶著過往未痊癒的傷痕,以致你們不想再次提起往事;或許是由於你遇上UBF中較善良的牧者,以致你認為分享UBF的不當行為會傷害了他們。但是,為什麼你們卻不願幫助那些可能會進入UBF並將身受其害的人呢?為什麼要看著別人不明所以的進,帶著傷痕的出呢?

 我在此希望各位在UBF走出來的人,以及曾和UBF有接觸的人,能夠站出來,為了所有人的緣故去告訴大家所知的。

 惡德神父

2003年2月1日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