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安教控制吳先生的見證(二)

(編者註:作者為香港前錫安教會成員,撰文時只針對香港人,所以內容使用了大量香港用字,請見諒)

經過多年的反思,加上對聖經的理解,我已開始了解明白,梁 X華只不過係一個驕傲的獨裁者。而教團也不是他所講的:「我們是香港其中一間最好的教會」,反而可能是香港一間最驕傲的教會。 繼續閱讀 「錫安教控制吳先生的見證(二)」

錫安教控制吳先生的見證(一)

(編者註:作者為香港前錫安教會成員,撰文時只針對香港人,所以內容使用了大量香港用字,請見諒)

吳先生:思想生活全受控制

本人姓吳,加入錫安教的時候,我和太太是同事,同屬於錫安教教友。我們後來很快便拍起拖來。不知怎樣被自己家聚的負責人兼門徒訓練者甄x麟知道了,甄x麟按照教會不準許信徒私下拍拖的規條,逼我做決定:一是分開,一是結婚,而我們選擇了結婚。最奇怪的是,教主和最高領導層通通都是自由拍拖後結婚的,為何不許會眾有選擇自由拍拖的權利呢? 由於教團堅決維護他們所構思出來的「印證婚姻」 許可制度,當其時我認識的一對弟兄姊妹梁x昌和楊x儀便因此先後離開教會,結了婚後才再回教會。其後他們竟然又能重返對一行列,可謂衣錦還鄉。為何要結了婚才再回教會呢? 當然是在外面可以自由拍拖啦,結了婚,就不用受教團的管轄了。 繼續閱讀 「錫安教控制吳先生的見證(一)」

李女士離開錫安教的見證

我離開x安己有四年多了,因為我當時無法忍受千年蟲的恐慌性教導。

那時候無論是主日或家聚都是在講千年蟲來到時如何的可怕:無水、無電、無糧食、交通資訊癱瘓、銀行的存款會無端消失,四處有人趁亂搶掠,醫院因無能源和物資供應,很多病人都會失救死亡。教主還說最好求神不要在千年蟲時有病!否則後果堪矣。 繼續閱讀 「李女士離開錫安教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