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耶青和其他教會的關係

耶穌青年會的主要傳教對象是各大學在校學生,因為青年學生探究新事物、委身於一種極具挑戰性的事業的熱情較之於其他群體更為強烈,而他們的單純尤其可以利用。耶青會的所有成員,從韓國到中國,從高級的KSN到普通的羔羊甚至只是一般慕道友,幾乎無一例外被那位“再來主”利用了青春期的純真,墮入了對他的迷信,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受了蠱惑,進入那看似美好,其實是包藏了禍心的“聽道”的圈套。 繼續閱讀 「早期耶青和其他教會的關係」

讀日本M.K弟兄的notes所想到的

獨立調查團的網頁上看到日本一位弟兄的詳實筆記,是近些時日所能見到的反駁耶青最強有力的實物證據,每一個明知耶青事實真相又極力否認其異端本質的耶青會員們,都應該對此啞口無言。

這位弟兄是2003年加入共同體,而我那時剛剛走出耶青不久,那份如此詳細準確的《時候與時期》《新以色列》《基督的家譜》三篇道的筆記,讓我感慨萬千——我和那位日本弟兄雖則一個在日本,一個在中國,聽共同體道的時間也有先後,但從共同體裡所領受到的,卻完完全全是一模一樣的東西:牽強附會的釋經,神神秘秘的關於那時間的分析,露骨的暗示甚至就是明示,就連記錄這些道所用的筆記本,都是差不多同樣的大小和一般模樣(從影印的文本圖示可以看出),記錄的字跡,也是同樣的潦草和難以辨識(聽道時個別部分跟不上語速所致)。 繼續閱讀 「讀日本M.K弟兄的notes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