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忘記他們(耶穌青年會)

我不可能忘記他們(耶穌青年會),我原本以為我會一直保守著我所知道的有關他們信仰的秘密,直至我生命的盡頭。卻在五年之後,一次偶然的瀏覽網頁,知道了2007年4月就被日本救世軍少校山谷真弟兄用博客的形式公諸於眾的關於」耶穌青年會」的真相調查。對照他所述群體的信仰生活,尤其是原耶青會會員的生活見證,我驚奇地發現,我要保守的所謂秘密早已不是什麼秘密。讓我難過的是,依然在耶青會中的弟兄姊妹, 發動了對於那些做見證的弟兄姊妹的不合主道的人身攻擊:指斥的稱呼諸如」叛徒」」日本狗(回應日本山谷真弟兄,故辱駡為日本狗)」等等不一而足。

我對於日本人,涉及他們曾經給我們中國人帶來罄竹難書的罪孽和災患,且右翼勢力至今活動猖獗,一向心懷憤懣。但我認為,人應該有起碼的常識,就是並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否認歷史,尤其是在基督裏的日本弟兄。看到山谷真少校如此真誠地表示他為二戰中日本對中國造成的深重災難懺悔並為受耶青攻擊的中國弟兄深切禱告(其中甚至提到他就願意做一隻護衛主的真道的狗,並以此為榮),我內心深受感動,同時又頗感痛楚。一方面,為自己五年前從耶青之中脫身而出感到萬分慶倖,卻也更為那些我所認識的也許至今依然在耶青的弟兄姊妹感到擔憂:他們是否也變成了如此的是非不分和偏激胡亂咬人?除了認信那個韓國牧師為再來的基督之外再也不容他人?倘若在五年以前我就將我所知道的如山谷真弟兄那樣勇敢地公告於世,為主的真道不被迷惑搖旗呐喊,今日會有多少弟兄姊妹能不誤入歧途,早日回歸正道呢?我對著主的十字架,內心滿是痛悔和憂傷。

其實就是我自己,離開了那麼久,不斷用世俗生活麻痹自己,更不願輕易回想那段生活,甚至想把那段生活從生命中徹底隱去,歸其原因,還不是對那段曾經迷失心智的歲月心懷戰兢和恐懼……


我該做些什麼呢?許多原耶青的弟兄姊妹已經做了那麼細緻和詳盡甚至是條分縷析的見證。五年了,看那些見證卻好像又在」centre」裏生活了一回一樣,許多的細節歷歷在目。雖然在極細微的地方存在著我當初在耶青時不一樣的地方(比如是否打工問題:為了解決」centre」的各項費用,尤其是昂貴的房租費,我們是打過工的),但我可以手按聖經做如下見證:我在張大衛守望者博客上所見的弟兄姊妹報告的有關耶青的信仰生活等各種情況,除了極少的部分(對耶青瞭解不十分深入的弟兄的見證)帶有主觀臆測的成分,其餘基本上是屬實的。

尤其是在不間斷地學道——直至你終於在那些早已設置好的成系列的道中覺悟(不覺悟的引導人會給予明顯的暗示,讓你明白你信的是誰):耶穌說他將會再來,原來他已經再來,就是這一系列的」寶貴的道」的創立者,引導人時時念叨的韓國牧師MSN這一點上,沒有任何事實上的疑問。

我還是想作出屬於自己的見證了,哪怕這見證會部分重複那些弟兄姊妹已見證過的。但究竟有些東西是特別的,是唯有我能提供的,是屬於我的特別的體驗和感受的。我惟願我主耶穌基督能保守我心志如一,將我所知的一切,也是他所知的一切,透過我的口,宣告這世界,讓人們分辨出世上尚有如此的教會。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