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耶青和其他教會的關係

耶穌青年會的主要傳教對象是各大學在校學生,因為青年學生探究新事物、委身於一種極具挑戰性的事業的熱情較之於其他群體更為強烈,而他們的單純尤其可以利用。耶青會的所有成員,從韓國到中國,從高級的KSN到普通的羔羊甚至只是一般慕道友,幾乎無一例外被那位“再來主”利用了青春期的純真,墮入了對他的迷信,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受了蠱惑,進入那看似美好,其實是包藏了禍心的“聽道”的圈套。
耶青會非常清楚,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官方意識形態幾乎左右了一切社會生活的地方,尤其是官方的大學裏傳道,是要冒極大的風險的。大學校園裏的學生大多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你神神秘秘告訴他“有一位神”並要把他帶到centre聽道十之六七要碰釘子;而碰上對聽道懷有熱情的學生基督徒或慕道友的幾率,較之前者就低得多了。因為此,傳道之初,他們不可能不對官方許可的“三自教會”加以利用,比如去參加三自的青年聚會,然後從中物色人選,盡力拉攏到自己的教會裏來,最好是在校的大學生。三自教會的普通大學生信徒一般不會有太高的傳道熱情,更不會從三自教會中接受到系統的傳教訓練;被耶青拉攏後就不同了,利用你對聖經話語的崇拜,一整套關於講道傳道的技法和理論傳授給你,不長的時間便能讓你拋家舍業全身心侍奉。於是同班的同學,同舍的舍友,老鄉中相處不錯的兄弟姐妹,紛紛被拉攏到centre聽道。剛開始你自然不能明白這教會不同於其他教會的神秘之處,因為引導人每到周日都會帶領著羔羊們去三自教會的大教堂禮拜,和一般基督徒似乎沒什麼兩樣,但聽centre的道多了,和引導人關係密切了,就會發現,他會不失時機地讓你對三自牧師的講道和centre的講道水準做出評判——他當然不會把那些牧師一棍子打死,直白地告訴你他們是沒有水準的人,但卻會用了各種機會,暗示你或者乾脆告知你centre的道遠遠高於那些牧師的講道。有一次我便發現,周日去大教堂禮拜時,引導人打起了瞌睡;後來我更加確認,那絕不是偶然,在引導人的心目中,那場所不過是一個為centre所用的道具,在引導人的心目中,是不會有太多敬畏感的。需要解釋一下的是,我也會因了某些三自牧師的講道風格不合自己的脾性而在聽道時犯困打瞌睡,但引導人和我不同的是,他心中除了MSN再無他人,除了耗盡心神重複那些“筆記本”上的道或者打開電腦和我們一起聽其他KSN甚至是MSN(有翻譯)的講道錄音,他們似乎從來不讀任何其他神學和信仰書籍(centre裏是有一些除了聖經外的其他信仰神學書籍的,如《荒漠甘泉》《懺悔錄》等,但那只供感興趣的羊羔隨便翻翻,KSN們從來不讀,他們也沒有讀的時間,除卻禱告講道唱詩傳道吃飯,他們又能剩下什麼時間呢?而進入其中的羊羔們也很快發現,自己的時間表正變得和KSN們一致,四五點鐘起床,做早禮拜,很快吃過早飯,去大學校園傳道,或者給新來的羊羔講道,午飯,飯後禱告,下午又是講道或者出去傳道,晚上肯定不會再去傳道,但聽道禱告時不可免的,而且禱告和告白分享的時間越來越長——隨著centre羊羔數量的增加),centre才是他心中真正的可敬畏的聖殿,而且引導人會很快地讓羊羔們產生同他一樣的認識,比如明確對羊羔們做出規定,出入centre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默立禱告,以示對神的敬畏和對神的聖殿的誠恐。而對於大教堂,甚至對於大教堂的聖餐禮,引導人就沒有這樣的敬畏心了。

羊羔們在不計時間的“道”的狂轟濫炸下,想不迷信那些道都難,當他們都確信無疑centre的道較之三自大教堂的道高明許多時,原本定時去三自教堂禮拜或聚會的活動可以自然而然地終止了,由大教堂激發出的莊嚴感和神聖感已經成功轉移,變為對centre的強烈認同直至徹底委身,而前者(大教堂)則進一步淪為耶青會員們拉羊和釣魚(去大學校園傳道謂之釣魚,許多大學生對於大教堂很感興趣,於是邀請他們周日一起去大教堂,借機再帶他們來centre,感受了centre的生活,稍加以引導,原本對於大教堂的興趣便轉移成對centre生活的認同)的道具。

我做出以上見證和論斷,並不是出於維護三自教會利益的立場。一個和世俗政府有太多瓜葛的教會,甚至就是直接受控於政府的教會,肯定在許多地方不那麼讓神喜悅,但不能否認,三自教會中有不少可敬的神的僕人,努力踐行著主的真道,在涉及官方意識形態和神道的矛盾之時,頂住政權的壓力,以神道為本,牧養著主的羔羊。不久以前,北京海澱堂的聲明表明,耶青的確是無孔不入,甚至參與了三自的音樂事工等等,但也正如海澱堂所警醒的那樣,也如我前面的文字所言,在耶青眼裏,三自教會是一個開放的、在其中搶羊甚為容易、亦可以利用其掩護自己不光明正大的身份的地盤和道具而已。

和官方教會有很大差異的家庭教會的大量湧現是中國基督教在新時代發展的一個重要特點,而耶青會肯定也會和這些家庭教會產生爭羊之類的糾葛和矛盾,但因為筆者在這方面的瞭解不是很詳細具體,便就此打住,希望瞭解此方面問題的弟兄姊妹做出詳實的見證和論斷。

HT見證於2008年7月16日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