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那些在耶青(共同體)裏進退維谷的弟兄姊妹

當得知有些在耶青裏的弟兄姊妹因知真相而欲退出卻又發現自己早已全身心侍奉(離開了學校,拋棄了家人,除了耶青自己好像已經一無所有),於是發出“退出來很難”的浩歎時,我真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這些弟兄姊妹無論如何都已經擦亮了眼睛,辨出了是非。依我的經驗,這是離棄假主、邁向真神的第一步,或者乾脆說神一直保守著這些弟兄姊妹才沒讓他們徹底迷失心智。即使我們一時還因靈性的軟弱而猶疑彷徨,較之那些完全不顧事實執意抵賴的耶青成員們,已是莫大的進步。 憂的是,我很擔心這些弟兄姐妹,有了這樣的意識覺醒而沒有大膽的行動相應,繼續自己在耶青裏的日子。可能很多弟兄姊妹有這樣的猶疑,覺得自己離開他們就是一種“背叛”,和那賣主的猶大一般(因為在耶青的道裏有大量讓你如此體味的暗示);還可能存在這樣的原因,就是覺得自己已經付出了這麼多——學業、親情、友情,各種各樣自己的“以撒”——卻突然意識到這些當初被視為是虔誠的行為忽地變為自己陷入迷狂和盲從的確據,放棄的再多也是徒勞,也不被神看顧,一切都隨了東去的流水,一時更是難以接受。對於第一種猶疑,排解起來也並不是難事,既然知道他們信的是假主,背叛假主本身就是擁護和回歸真神;至於在感情上覺得對不住那些KSN和共經甘苦患難的弟兄姊妹,則是一件要傷些精神的事,就連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雖然事隔五年,寫起這見證,回憶起那些生動的面孔,心裏都有幾分感情上的愧疚,理智上卻暗暗禱告,渴望神能快些引領出那些兄弟姐妹。對於第二種,我始終有這樣一種想法,我們在耶青裏所做的一切,比如放棄學業等等,倘若是出於對神的祈望,對神的國度成就的夢想,而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私利,即使是在受了蠱惑的前提之下,神都會加以紀念;倘若我們自己都覺得我們所做的那些根本不配得神的紀念,除了斷然悔悟,即刻改正,在神的面前祈求全新的生命,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理由,繼續讓自己呆在耶青裏。

我們既已經發現自己所處的教會是存在諸多問題的,甚至明確無疑它行的事多是偏斜,就不要再顧慮些什麼,猶疑不定。倘若我們不立即悔改,馬上改換信仰的方向,那才是真如我們的主所說的那樣“手扶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世說新語》中有一段想必大家都知道的周處的故事,說他年少時是個惡霸無賴之流,人人憎惡,直至一天他行將死地,大家拍手稱快,他才覺悟,想悔改但又因了各種緣由猶疑不定,最終在一位高人的指點下明白“朝聞道夕死可以”的道理,於是馬上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終成忠臣孝子。我們這些自詡為耶穌的門徒的年輕人,無論偏了主道多遠也應該到達不了“己之將死他人稱快”的地步吧!那我們還有何理由不如古人,知道了正道卻依舊猶疑彷徨在邪道上呢?

有人可能會懷疑我是否“站著說話不腰疼”,我的親愛的弟兄姊妹啊,請別懷疑,我和你們經歷過差不多的捨棄、倒空、獻上以撒等等,我對我見過的KSN仍然懷有尊敬之意,儘管我完全站在了他們信仰立場的對立面。我很清楚委身了許久退出來有多難,沒了學業,沒了家庭,沒了友愛,除了耶青自己幾乎沒了一切。退出來又靠什麼而活?就靠了我信仰上已經歸正嗎?誰都會顧慮和猶疑的。但這些難處,再難也不會難過我們的主被釘十字架的苦痛。那些所有反對耶青的弟兄姊妹,我相信他們面對著任何一位從耶青裏走出來的弟兄姊妹,都會熱情擁抱,喊一聲“我的弟兄”抑或“我的姊妹”,然後殺雞宰牛為你的回歸真道而慶祝歡歌。我們終於發現,離開了耶青,我們所得的將比我們失去的多得多。尤其重要的,是我們的靈命能在主的真道裏健康成長。

除了對神的愛確信無疑,還要有沉痛的反思。我們在耶青時,很多的選擇和決斷未必是出於對神的祈望和追求,極有可能是因了自己的軟弱和盲從。千萬不可將一切推脫給神或他人,好像自己只是被蠱惑了,自己完全是冤屈的。將責任推脫給神或他人是輕而易舉的,但我們只有對自己進行沉痛而深刻的反省,對神獻上我們憂傷和痛悔的心,才能重新建立我們對於永生神嶄新的盼望,才能建立起信仰的根基。

我亦想趁此機會提一點對於如何對待那些已經走出共同體的耶青弟兄姊妹的看法:

凡為正統的教會(包括各家庭教會和官方認可的教會),都應該有如此共識:要以極大的愛心,對待每一位從耶青裏走出來的弟兄姊妹,並提供儘量多的幫助。

首先要解決其生計問題,因為大多耶青的普通會員除了自己一無所有。比如開辦有公司或工廠的弟兄姊妹可根據他們的特長為他們提供哪怕暫時的工作和住所,對於他們都是緊急和必須的。

其次,安排有經驗的牧師為其做心理的輔導(在他們願意的情況下),因為他們在耶青裏所造成的心理陰影,單靠自身在短時間內是難以消除的。

再次,逐步幫助他們恢復和家人的聯繫,基於很多耶青弟兄姊妹的家人自始至終不知他們在從事何事,一定要注意為他們的耶青經歷保密,有了正常些的工作和生活,再聯繫不遲。

最後,有可能的話,由宗教事務部門和各大學聯繫協調,盡可能恢復那些因如耶青而休學甚至退學的弟兄姐妹的學籍,使之恢復學生身份。當然,這也需要在他本人願意繼續求學的前提之下。

總之,我們要比耶青顯現出更大的愛心,才能將本來該屬於主的羔羊一一奪回,基於耶青組織的嚴密性和對於人身的強大控制力,這個過程可能顯得十分緩慢和曲折,這更加檢驗我們為主做事的耐心和細心。惟願主道最終得勝,惟願神保守那些欲退不能的弟兄姊妹能堅定起回歸真神的意志,以上的祈求和盼望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門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