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友弟兄見證 4

2008年5月16日 星期五

這是我寫的第四篇見證,原本的打算是不再繼續寫而只是保持關注。因為那些見證也被一些耶青的人指責是“假見證”或者是評價為“輕率的見證”。而我本 身也感到這樣見證是否傷害了以前在一起的弟兄姐妹,尤其是看了N牧師的博客之後,我也很同意他帶著愛心和睦的來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

當然 我並不覺得香港調查團或者王永信、胡志偉等牧師的質疑是不帶愛心的,在我看來他們的愛心和關注的方式是我值得學習的。當我看了N牧師對於我見證“張大衛牧 師為了福音離婚”事情上表示聞所未聞時,我也再一次思想我的見證是否是個錯誤?我也與N牧師在網上留言聯繫了。事後我特地詢問了同樣是一起在共同體的弟兄 姐妹,確實關於張牧師離婚的教導不只是我一個聽見過,可以說明這不是我記錯了而是確有引導人如此教導過。

至於引導人的教導和N牧師之間如 此大的差別,我也感到莫名其妙。而我也並不覺得我是因為在共同體裏受了多大的傷害而滿心苦毒的見證共同體的陰暗面,我如今也很懷念和一些私交很好的弟兄和 姐妹共同的生活。而我對N牧師的印象也一直很好,在我最開始懷疑共同體的道路時,N牧師講道和分享表現出來和我接觸的所有引導人截然不同的一些東西,讓我 看到了很大盼望。所以我一度決定不要再見證下去,免得傷害他們。

但是一天讀經,看到【利5:1】若有人聽見發誓的聲音(注:或作“若有人 聽見叫人發誓的聲音”),他本是見證,卻不把所看見的、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就是罪;他要擔當他的罪孽。我又感到N牧師所說的“不要因為人情而不見證”是很 正確的。而我也並不覺得我以前是故意的做假見證,內面可能確實有一些認識不全面的地方或者個人理解的地方,但是見證的時候我還是本著最大努力希望衷於事 實。

我也只能祈求主賜予我能力,讓我誠實的見證出實情。我承認確實有時候和共同體的人因為一些意見的不和而有過想要攻擊他們的血氣,也在 網上和生活中說過一些辯論反駁的話語,但是主的律法也提醒我和管教我不可帶著這樣血氣做見證,凡事不可失了愛心。我更加相信如果是因為我認識的不全面而造 成的誤解,澄清起來也是會很容易的。如果真的有問題,我相信也是會幫助大家一同改正。

可以說我第一次被共同體傳道的時候,我的引導人就對 我說了“靈巧如蛇”的話語,並且教導要說善意的謊言。當時在聯繫我的時候說的是“分享一下聖經中的智慧”,我剛來到大學以為是一些志同道合的弟兄姐妹交流 分享。結果第一次見面時間太晚了,並沒說什麼就約定第二次見面繼續交流。可是第二次見面的時候竟然就給我講道,當時實在讓我感到很驚訝,明明是“交流聖經 的智慧”結果就變成了慕道班。講道結束後就教導了我“藏寶的比喻”,大體意思就是要說善意的謊言,在我們剛發現聽道這個寶貝的時候要注意藏起來,不要讓家 人和同學知道,要編一些藉口敷衍他們。再之後的共同體生活中,這種“善意的謊言”的教導不斷加深和重複。他們的聖經核心的依據如下:

A. 主耶穌教導【太10:16】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
B. 出埃及記【3:18】你和以色列的長老要去見埃及王,對他說:‘耶和華希伯來人的 神遇見了我們,現在求你容我們往曠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為要祭祀耶和華我們的 神。’他們對這一段的解經是認為這是神直接教導人說“智慧的話語“。
C. 藏寶的比喻【太13:44】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裏,人遇見了就把它藏起來,歡歡喜喜地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他們對這一段的解經是認為,對於信仰要必須有藏起來的過程,否則會被人搶走。
D. 主耶穌常用比喻講道。他們對於主用比喻的解釋的其中一種是,當時的法利賽人會因為主耶穌的講道而逼迫他,所以主耶穌用比喻講道既能讓渴慕的人聽懂又能讓法利賽人聽不懂而無法抓住把柄。也屬於一種隱藏的智慧。

這 些聖經依據再結合他們對“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的解釋,就構成了他們“善意的謊言”的理論依據。認為不是不說誠實的話,而是神的時候到了就會 顯明真相,所以在隱藏的時候“善意的謊言”有時是必要的。否則會造成很多的傷害、逼迫、試探等等。比如約瑟被他們的哥哥陷害,因為約瑟是一個正值而又有夢 想的人,這也必然會遭到別人的嫉妒和陷害,這也是他們對受到的質疑和攻擊的解釋。

而他們還有其他的聖經依據:“亞伯拉罕、以撒說妻子為妹子”“利百加、雅各騙取長子名分和祝福”“出埃及記收生婆騙法老王”“約書亞記妓女喇合騙耶利哥人”“撒母耳騙掃羅王”……等等事情都是出於敬畏 神而表現出的“靈巧如蛇”,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這些教導在我看來可以說並不是局域性的問題,而是全國性的。首先在講道中他們就有這樣的解經,其次我也有幸接觸過很多外省的引導人和弟兄姐妹,也參加過一些全國性的活動。基本可以肯定這是全國性甚至全世界性的教導並且在生活中的實踐。

在我的記憶中就有很多次印象深刻的嚴重說謊,記得一次和一位三自教會的牧師打交道,當時我們的一位引導人代表介紹我們的時候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自己的學校、專業、職業、我們這些人的學校、組織方式……可以說其他沒有一句是實話。

而 且當時的這位引導人的態度非常的客氣和熱情,那位牧師當時似乎也沒有懷疑什麼。而且那時候我們馬上就有其他的引導人私下給我們統一口風,要說自己是某某學 校的,是如何在網上認識而聯繫的……。而這種事情我同樣在全國性的聚會上也經歷過,而且似乎我們這種對外隱瞞的方式也都是上面統一教導下來的。

而 還有一次的與外界教會打交道的事情更加的讓當時的我受到“打擊”,因為那種謊言實在讓我聽不下去。雖然當時我不在現場,但是我詳細詢問過我們這邊當時在場 的一個弟兄和對方中的一位傳道人。當時關於教會的來源、道的講稿來源……當時編的話簡直天馬行空不著邊際,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渾身發冷。

而 當對方繼續詳細詢問,我們這位也有算很大的引導人的口供前後矛盾漏洞不斷的時候,這位引導人的反映用那個弟兄的話形容是“情緒激動、渾身發抖”當場就要鬧 起來。而這種與外界教牧打交道的事情還發生了不止一次,我也都詢問了對方的感想,他們的對我們這些“代表級”的引導人的評價最客氣的一句是“沒有實話”, 最不客氣的直接說“他們的靈不正”。

我現在回想起這些還感到很難受。而且前幾天剛剛看了香港基督日報前顧問的分享,我很驚訝這些引導人的 表現怎麼如此的相似。“在調查進行後,調查團便發覺日報同工處處隱瞞,口供有太多矛盾和不一致的地方”“當初日報邀請他們調查事件時,態度非常友善;但當 知道調查團掌握一些對他們可能不利的資料後,態度便一百八十度轉變,十分緊張、憤怒”。他們分享的這些和我接觸到的引導人常有的表現幾乎完全一樣。

而當年在安徽科大的耶青與當地教會的衝突中,具體誰對誰錯我不清楚,但是單看當地教會在網上描述耶青引導人種種語言和行為,我並不認為他們全都是詆毀和污蔑,我認為身邊的一些引導人完全可以做出相同的事情。(請參:另文

他們這種“靈巧如蛇”在生活中的表現隨處可見,引導人對不同層次的羊對共同體的介紹都是不一樣的,隱瞞的程度也有不相同。而我們對待家人、同學等更加是沒有實話。錢的奉獻常常造成需要管家裏要錢和管同學借錢,那時候編出來的理由就各種各樣。

我自己是曾經以“修電腦”“買液晶顯示器”“生病吃藥”……等藉口來敷衍家裏為什麼錢用的這麼快。我家庭情況還可以,這樣奉獻也還算承擔的起,而我身邊的很多引導人和獻身的肢體們家裏經濟狀況並不是很好,奉獻對他們的壓力更加的大。

我 們這邊奉獻我聽說過最大的數額幾近萬元,而我的一位引導人常常管家人以一些藉口要上幾百元,而據我所知她這位家人的收入也只有千元左右。在共同體講道和分 享中常常安慰“倒空會得到充滿”“這是對家人的祝福”,但我每次看到這樣以謊言來向家人要錢的時候,我感到更多的是壓抑和虧欠,誠實我說我沒有感到充滿和 平安。

而平時我們會常常參與一些聚會、傳道、講道等事情,對家人和同學也必須常常說謊。甚至有的引導人完全獻身了,還一直對家人謊稱自己在某大學讀研究生並且向家人要錢或者在某某地方工作。或者說在我認識的引導人中,獻身之後家人知道全部實情的人幾乎沒有。

這 裏我再說一些題外的話,算是一些建議。我覺得實在沒有必要為了湊一個教會的數字而瘋狂出去租房子,為了一個建立多少多少個教會的數字而迷信一般的花錢來體 現自己的信心。我們這邊的一個實際情況,明明一個聚會點只有幾個人,而且針對的是一個大學。就為了一個教會數字的標竿,把僅有的幾個人分開,又去租一個房 子建立聚會點。

這個聚會點沒有新的信徒,還是針對原來的大學,距離原來的聚會點也不過幾千米的距離。然後週三和周日禮拜、週五禱告會還在 一起聚會。而這個新聚會點還必須要聯網,買電腦才算建立成功。類似的事情實在多的不得了,我實在不認為這是“信心的體現”和“得勝金錢的試探”,雖然說 “神的意念高於人的意念”,但我從來沒有感到這是從上帝而來的感動才做出的行為。

我不否認可能曾經主為了磨練人,曾經感動一些人有這樣行 為。可是我們這邊的許許多多引導人都注重這個形式,認為不租好房子不開通網路,就是沒有信心,教會就不會發展。結果突然給一些肢體增添了許多的負擔,我曾 經就稀裏糊塗的分開去了另一個聚會點,後來又因為實在沒有傳來人也沒有錢,又合併回去了。我認為教會更重要還是肢體們的屬靈生命,更多的讓神來掌權我們的 生活,而不是硬著頭皮勉強自己表現出來的“信心”。其他地方我不清楚,最起碼我這邊這種對租房子的事情很多都是人勉強出來的“信心”,甚至勉強出來的“教 會負責人”……甚至我認為這是一種追求形式的迷信。

(慕道友弟兄為“張大衛教派”前成員)

轉載自:http://ydjesus.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html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