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耶穌青年會」

我是從02年年初的時候在校園被傳道至「耶穌青年會」聽道的,在裡面生活了兩年多的時間。在意識到自己曾經熱心的信仰和教會是異端以後,於04年底離開(其實之前一直都有這樣的懷疑和掙扎,但是都沒有最終下定決心離開)。在離開後本來不想再去回想之前在這個團體中的生活和信仰經歷,也不願再去關注和「耶穌青年會」有關的報道。但是因為一直和馬俐姐妹有聯繫(因為我們是差不多時候進入「耶穌青年會」的,在裡面一起經歷過聽道成長,所以還是有比較深的感情的,雖然後來大家都離開了「耶穌青年會」,但是還是一直保持聯繫),還是通過她瞭解到一些「耶穌青年會」所做的事情,當知道他們現在在公眾面前試圖否認他們之前傳授教導的信仰內容,還對那些試圖揭露他們信仰本質和內容的兄弟姐妹動則以法律訴訟相威脅時,覺得很氣憤,又想起這些人當初在引導別人去告白張大衛就是再來的主時候的確信和不可置疑的信心,覺得自己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當知道他們居然試圖否認馬俐姐妹曾經在「耶穌青年會」的經歷時,只能哭笑不得了,所以我最終下定決心把自己在裡面接受到的一些教導寫出來。

繼續閱讀 「關於「耶穌青年會」」

早期耶青和其他教會的關係

耶穌青年會的主要傳教對象是各大學在校學生,因為青年學生探究新事物、委身於一種極具挑戰性的事業的熱情較之於其他群體更為強烈,而他們的單純尤其可以利用。耶青會的所有成員,從韓國到中國,從高級的KSN到普通的羔羊甚至只是一般慕道友,幾乎無一例外被那位“再來主”利用了青春期的純真,墮入了對他的迷信,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受了蠱惑,進入那看似美好,其實是包藏了禍心的“聽道”的圈套。 繼續閱讀 「早期耶青和其他教會的關係」

讀日本M.K弟兄的notes所想到的

獨立調查團的網頁上看到日本一位弟兄的詳實筆記,是近些時日所能見到的反駁耶青最強有力的實物證據,每一個明知耶青事實真相又極力否認其異端本質的耶青會員們,都應該對此啞口無言。

這位弟兄是2003年加入共同體,而我那時剛剛走出耶青不久,那份如此詳細準確的《時候與時期》《新以色列》《基督的家譜》三篇道的筆記,讓我感慨萬千——我和那位日本弟兄雖則一個在日本,一個在中國,聽共同體道的時間也有先後,但從共同體裡所領受到的,卻完完全全是一模一樣的東西:牽強附會的釋經,神神秘秘的關於那時間的分析,露骨的暗示甚至就是明示,就連記錄這些道所用的筆記本,都是差不多同樣的大小和一般模樣(從影印的文本圖示可以看出),記錄的字跡,也是同樣的潦草和難以辨識(聽道時個別部分跟不上語速所致)。 繼續閱讀 「讀日本M.K弟兄的notes所想到的」

寫給那些在耶青(共同體)裏進退維谷的弟兄姊妹

當得知有些在耶青裏的弟兄姊妹因知真相而欲退出卻又發現自己早已全身心侍奉(離開了學校,拋棄了家人,除了耶青自己好像已經一無所有),於是發出“退出來很難”的浩歎時,我真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這些弟兄姊妹無論如何都已經擦亮了眼睛,辨出了是非。依我的經驗,這是離棄假主、邁向真神的第一步,或者乾脆說神一直保守著這些弟兄姊妹才沒讓他們徹底迷失心智。即使我們一時還因靈性的軟弱而猶疑彷徨,較之那些完全不顧事實執意抵賴的耶青成員們,已是莫大的進步。 繼續閱讀 「寫給那些在耶青(共同體)裏進退維谷的弟兄姊妹」

我不可能忘記他們(耶穌青年會)2

從我所寫見證的題目也可以看出,我對於耶青會的弟兄姊妹懷有不能自已的思念之情,雖然我確定無疑地站在了與他們對立的立場。我寫這一切文字的目的,決不是欲樹耶青的弟兄姊妹為敵,號召大家起而攻之,而是帶著一顆懇切和急迫的心,求神平撫那些和我一樣雖然走出了耶青卻一直未能撫平傷痛的靈魂,求神做工促使那些明知事實真相卻因了種種原因一時難於抽身甚至不願抽身的弟兄姊妹早日回歸主的真道,更願神能保守那些身處耶青卻完全被蒙在鼓裏的弟兄姊妹,不要任憑了感情和衝動,不分青紅皂白,對那些指證耶青問題的個人和組織棒喝一氣,而是恰恰相反,警惕自己是否正墮入狂信的深淵…… 繼續閱讀 「我不可能忘記他們(耶穌青年會)2」

瞎眼今得看見

此文採自Ronald M. Enroth的著作《Churches that Abuse》,譯者是惡德神父伊奧尼

Tom Brown 在這所來自韓國的教會 —— 大學生研經宣教會 (University Bible Fellowship,簡稱UBF)的經歷對我們顯示了一種國際性地曏年輕、有理想的大學生施以虐待的情況。在那些學生尋找以及侍真神的渴望中,那教會的人利用了那種心理 ——他們有時利用懇切的邀請來搾取年輕人力求進步的理想。很幸運的,Tom並沒有像其他故事大的主人公般帶著一種「殘破的信心」離開。(很多都是從大學生下手) 繼續閱讀 「瞎眼今得看見」